绝学无忧,老子语录

图片 3

作为中国哲学史上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一样的人物,老子在中华民族思想史上留下了一部瑰宝性的著作《道德经》,书中包含着丰富的辩证法学说,并成为了中国古代朴素辩证法传统的重要思想来源,深深影响到了整个民族的思想心理和社会生活。然而,虽然仅有五千言,但《道德经》中所蕴含的智慧确是用再多言语都无法言说清楚的。历代学者们受制于史料的缺乏,以自己的理解对于其进行了一系列的注解,但是这不仅带来了版本上的争议,更是就文本原义问题引发了争论。

图片 1

另外,《道德经》中所采用的主要语言表达方式是悖论,这也就给后人正确理解他的思想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仅仅一句绝学无忧就导致了千百年来永无休止的争论,有些学者从字面意思出发,结合他的阶级背景,认为这是没落的贵族阶级反对知识,反对学习的违背历史潮流的观点;而另外一些学者,结合《道德经》总体的结构和内容思想反而认为这是老子更大智慧的体现。不同的角度带来了完全相反的观点,由此也可见对其进行深入探讨的必要性。

[原文]

一、绝学无忧的历史争议

绝圣弃智①,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②以为文③不足,故令有所属④;见素抱朴⑤,少私寡欲;绝学无忧⑥。

图片 2

[译文]

抛弃聪明智巧,人民可以得到百倍的好处;抛弃仁义,人民可以恢复孝慈的天性;抛弃巧诈和货利,盗贼也就没有了。圣智、仁义、巧利这三者全是巧饰,作为治理社会病态的法则是不够的,所以要使人们的思想认识有所归属,保持纯洁朴实的本性,减少私欲杂念,抛弃圣智礼法的浮文,才能免于忧患。


[注释]

1、绝圣弃智:抛弃聪明智巧。此处“圣”不作“圣人”,即最高的修养境界解,而是自作聪明之意。

2、此三者:指圣智、仁义、巧利。

3、文:条文、法则。

4、属:归属、适从。

5、见素抱朴:意思是保持原有的自然本色。“素”是没有染色的丝;“朴”是没有雕琢的木;素、朴是同义词。

6、绝学无忧:指弃绝仁义圣智之学。


[引语]

上一章叙述了大道废弃后社会病态的种种表现,本章则针对社会病态,提出治理的方案。在前一章里,老子说“智慧出,有大伪”,因而主张抛弃这种聪明智巧。他认为“圣”、“智”产生法制巧诈,用法制巧诈治国,便成为扰民的“有为”之政。抛弃这种扰民的政举,人民就可以得到切实的利益。本章中,许多本子引到“少私寡欲”结束,把“绝学无忧”作为下一章的开端。本书主张把此句放在本章的观点,“绝学无忧”正可以与前句“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并列。


[评析]

前苏联学者杨兴顺认为,“作为人民利益的真诚捍卫者,老子反对中国古代统治阶级的一切文化。他认为这种文化是奴役人民的精神武器,‘下德’的圣人借此建立各种虚伪的道德概念,而只有‘朝甚除’的人们才能享用这种文化的物质财富。不宁唯是,这一切产生虚伪的文化还腐蚀了淳朴的人民,激发了他们对‘奇物’的欲望。这种文化乃是‘乱之首’。从这些表白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老子斥责统治阶级的文化,在他看来,这种文化和具有规律性的社会现象是矛盾的,即和‘天之道’是矛盾的。必须抛弃这种文化。它对人民毫无益处。由此可风,老子反对统治阶级的文化,否认它对人民的意义,并提出一种乌托邦思想——使人民同这种文化隔绝。”(《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及其学说》)老子的政治主张虽不可取,但他提出的“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恢复人的自然本性的观点,并非是没有意义的。

此外,对于“绝学无忧”一句,在学术界有三种不同的理解。一种认为,“绝学无忧”指弃绝学习就没有忧虑了。这种解释认为老子要毁灭一切文化,当然也就不要学习了。这种意义认为,老子是愚民政策的创始人,是倡导愚民思想和政策的鼓吹者。另一种意见认为,“绝学”,指抛弃那此讲圣智、仁义、巧利的学问,将其置于身外,免去权欲的诱惑,作到无忧无患。还有一种意见认为,老子所说的“绝”,其实就是绝招的“绝”,是指至深、独到的学问,老子认为只有取得不同于世俗的独到学问,才能获得对私欲无所冲动的自由。这种意见认为老子正是这样的具有绝学独到的人,表明了他的学习态度。

图片 3

可以说,绝学无忧是整部《道德经》引起争议最多的章句之一,从该句所从属的章节位置到具体的断句以及该句的意思理解都有很多完全不同的版本,这都给理解该句带来了诸多困难。结合以往学者研究的内容,可将争议具体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在位置安排上的争议。

《老子》通行本的河上公本与王弼本中,绝学无忧一句都是在第20章的开头。而陈鼓应在其《老子注译及评价》中认同蒋锡昌和高亨对于此句的考订,即将其放在了第19章的末尾,作为该章的总结。并引用了高亨所列举的三个佐证:绝学无忧与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句法相同,若置在下章,为一孤立无依之句,其证一;足、属、朴、欲、忧为韵,若置下章,于韵不谐,其证二也。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文意一贯,若置在下章,则其文意远不相关,其证三也。

古棣、周英:《老子通-老子校诂》上部,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8页。

并且如果根据行文规律以及文章内容的安排,绝学无忧放在第19章结尾,确实更加契合韵律,也能使文脉更加通畅。所以对于其位置的安排已经慢慢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第二、具体该句的断句不同。

这里主要有两种不同的断句方式。其中一种认为应该是绝学/无忧,将绝学作为一个动宾短语,让无忧成为一种状态,描述绝学后的结果。而另一种版本认为应该是绝学/无/忧,同样把绝学作为动宾短语,只是将无独立出来作为一个主体,而忧用来形容无。不过后一种说法显然有牵强附会的痕迹,不仅不符合整部《道德经》中的句式习惯,而且在对于该句的解释上过去勉强,虽然无在《道德经》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概念存在,但认为如果绝学,无就会忧很明显不符合老子所提出的绝圣弃智、学不学等观点,也不符合老子对于学和智的看法。因此,综合考虑,比较可信的断句方式是第一种,即绝学是行为,而无忧是结果和状态。

第三、在对于学的解释上存在不同。

在对于学的解释方面,历来存在着很多不同的观点,如《老子河上公注》:绝学:绝学不真,不合道文。

《道德真经注》,《中华道藏》第9册,华夏出版社2004年版,137页。

这里将学解释为动词,学习之意。而王弼则解释道:为学者日益,为道者日损。然则学求益所能,而进其智者也。若将无欲而足,何求于益?不知而中,何求于进?夫燕雀有匹,鸠鸽有仇,寒乡之民,必知旃裘,自然已足,益之则忧。

《道德真经注》,《中华道藏》第9册,第197页。

即将学解释成为了增强自身的能力、智力而努力追求知识,而这种努力追求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和精神欲望,也就是这种学习的过程。任继愈在其《老子绎读》中对绝学无忧的解释是抛弃学问,可以使人无忧。

郭德宝:《〈老子〉的绝学无忧小议》,《中国道教》2010年06期,第54页。

即将学解释为学问。

陈鼓应则结合老子的时代特征,将绝学解释为弃绝仁义圣智之学,即将学理解为仁义圣智之学。而詹剑峰则认为老子所绝之学,乃卜筮之学,巫祝之学,相人之学以及礼仪之学。

古棣、周英:《老子通-老子校诂》上部,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9页。

因为这些都是统治者愚弄人民和束缚人民的工具,不过他的这种解释也过于牵强附会,没有获得更多的认同。

第四、对于该句意思的不同理解。

在整句含义的理解以及老子的意图上,则引发了更多的争议。如有人从正面去解释,认为老子的意图是说明绝学之后无就会有问题,强调的是学习的重要性,并说明不可以绝学。而大多数学者都倾向于认为,老子的意思是绝弃学问,如陈鼓应的观点,或者绝弃学习的行为,如王弼的观点,而这样就不会有太多的烦恼了。并且对于该句意思的理解也直接导致了在对老子意图的理解和评价上存在很大的差异。如严复从一种世俗的角度来看,觉得绝学固无忧,故其忧非真无也。无忧不知,则其心等于无耳

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价》,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38页。

并将其比作鸵鸟埋头的行为,认为这是老子躲避现实,极度消极的人生观点。而陈鼓应则认为绝学无忧是指弃绝仁义圣智之学,百姓就可以没有忧愁了。他是结合老子所生活的社会背景以及老子著作《道德经》的最原始的目的入手,认为老子提出绝学和绝圣弃智等观点的目的和动机都是一样的,即针对时弊,所想出的釜底抽薪的办法,而这也正是老子博爱和积极救世思想的体现。

二、绝学无忧的深刻意蕴

要弄清楚该句的含义,首先就必须弄清楚学的含义,也就是老子所要绝的究竟是什么,只有在了解他所要绝的东西之后才可以去探讨他提出该观点的原因。陈鼓应认为这种学应该是仁义圣智之学,而王弼则认为是指学习的过程。结合老子的整体哲学思想以及前后文的内容,笔者认为应该将二者统一起来,即老子所要绝的不仅是学问和知识本身,而且也是指学习这个行为。

一方面,按照老子后面所提出的绝圣弃智的说法以及他所表述的理想国图景,他所想突出的应该是指学问的本身,也就是仁义圣智之学,他认为弃绝一切智慧和知识,民众的利益就会成百倍的增加。如在第80章中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这里,老子认为,绝圣弃智就是使有什伯人之器而不用,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说到极处,就是使民复结绳而用之,摒绝已经达到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古棣、周英:《老子通-老子校诂》上部,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4页。

所以这里的绝学自然也应该是学问和仁义圣智之学。

另一方面,《老子》在第48章也提出有关学的问题,从而也可以作为借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其中的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一句中,通过益与损的洞察就可以大致了解学的含义了。依据《老子》归根复命的思想,为学所增益的是寄生于生命根本以外的并且损害了生命根本的东西,为道是要清除这些妨害生命根本的累赘。因而,绝学,要绝的就是这个为学,即学习的行为。

郭德宝:《〈老子〉的绝学无忧小议》,《中国道教》2010年06期,第55页。

因此,可以知道,老子提出绝学无忧,即认为弃绝仁义圣智之学以及学习这种行为是会给社会带来好处的,而这种好处也就是弱其志,强其骨,使民无知无欲,使民众达到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的境界。

三、绝学无忧的时代忧思

老子既然提出要绝弃学习和仁义圣智之学,那必然有其理由,而对于原因的探讨就不得不考虑他所生活的社会历史条件以及他主要哲学思想了。据研究,春秋后期社会上其实已经存在着一种不学观念。《左传》昭公十八年载:秋葬曹平公。往者见周原伯鲁焉。与之语,不悦学。归之语闵子马。闵子马曰:周其乱乎?夫必多有是说,而后及其大人。大人患失而感。又曰:可以无学,无学不害。不害而不学,则苟而可。于是乎上陵下替,能无乱乎?夫学,殖也,不学将落,原氏其亡乎?从中可以发现当时就有人认为学无益,并且这还不是少数人的观点,因为多有是说。因而有人认为老子很可能受到当时这种思潮的影响,并对这种观点进行了高度的哲学概括,才提出了绝学和学不学等观点。

古棣、周英:《老子通-老子校诂》上部,吉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9页。

不过由于史料的缺乏,无从探知当时人们提出这种观点的原因是什么,因此在这里我们主要从老子的哲学思想中去探究。

第一、在老子的观点中,为学是为了为道,绝学也是为了为道,其最终目的都是回归质朴状态。在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一句中我们可以知道,老子认为为学所得到的是知识的积累,而为道所得到的则是一种境界,在为道的过程中所伴随的是欲望的减少。在他看来,一个人为学所得的是对于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的认识,通过这种知识的积累,也可能帮助他逐步提高得到道的精神境界。正如第16章所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只有认识和把握了事物的规律才能从容处世,进而至于公正无私,至于无所不周,至于与天合德,最终达到得道的境界。所以说为学在一定程度上的目的就是为了为道。

张传开、汪传发:《十大哲学家》,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1页。

然而就根本上而言,老子认为绝学更可以达到境界的目的,这其中不乏长久以来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如郑湧就指出在中国的传统里面,哲不是学,而是智慧,哲学家是智者,而不是学者,学者是以知识的多寡为标准的,同样面对知识,学者只知诵,而智者则尚用。因此哲相比学更被人们所重视。

郑湧:《道,行之而成走出书斋后的哲学沉思》,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55页。

冯友兰也说中国人的哲学意识太浓厚,并就根本而言,哲学的最主要功能不是为了增进正面的知识,而是为了提高人的心灵,超越现实世界,体验高于道德的价值。为学和为道是具有明显区别的。为学只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看做是为道的一个途径,却不是最终的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