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乡土血脉传承民族基因,最好的纪念

陆地,这位广西现当代文学奠基人的名字,最近又被反复提起,成为传播的热点。

广西有12个世居民族,包括汉族和11个少数民族,即壮族、瑶族、苗族、侗族、仫佬族、毛南族、回族、京族、彝族、水族、仡佬族。这些民族都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各民族作家经过长期努力,共同创造和形成了绚丽多彩、摇曳生姿的广西当代少数民族文学景观。

时下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存在哪些瓶颈?地处少数民族地区的广西,少数民族作家如何打通乡土血脉,创作出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11月2~5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广西文联、广西桂学研究会共同举办的“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多民族著名作家“美丽南方广西行”文学实践活动在南宁、百色举行,区外20多位民族作家与广西作家、评论家汇聚一堂,围绕“少数民族作家如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现状和前景”等主题展开研讨——

这是因为不久前,地处南国边陲崇左市的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成立陆地文学馆并举行了揭牌仪式。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文学桂军在中国文坛实现边缘崛起,与此同时,作为文学桂军重要组成部分和生力军,广西的少数民族文学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涌现出一大批优秀作家作品。享誉文坛的“广西三剑客”之一的鬼子就是仫佬族。壮族作家凡一平则凭借小说《寻枪》《理发师》改编成同名电影成为广西作家集体“触电”现象的代表。随着湘西土家族青年作家田耳的加入,广西少数民族作家实力进一步提升。目前广西作家协会共有会员2202人,其中少数民族会员866人,占39%,形成了老中青梯队整齐的多民族作家队伍。老一辈的有韦其麟、包玉堂、王云高、周民震、潘琦、蓝怀昌、韦一凡、苏长仙、何培嵩、凌渡,中青年作家有鬼子、田耳、凡一平、黄佩华、冯艺、韦俊海、红日、严风华、石才夫、李约热、蒙飞、光盘、莫俊荣、包晓泉、周龙、黄鹏等,年轻一代的作家有陶丽群、钟日胜、杨仕芳、黄土路、潘小楼、罗南、李明媚、黄少崇、纪尘、林虹等。这些作家中,瑶族的蓝怀昌、红日,仫佬族的潘琦、鬼子以及壮族的凡一平、黄佩华、冯艺、严风华、李约热、陶丽群、黄土路,侗族的杨仕芳、莫俊荣,苗族的韦晓明,土家族的田耳等,在全国都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其中不少获得过全国大奖,如王云高曾获第二届全国短篇小说奖,鬼子、田耳获过鲁迅文学奖,韦其麟、周民震、包玉堂、何培嵩、凌渡、潘琦、冯艺、蓝怀昌、黄佩华、蒙飞、钟日胜、陶丽群等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可以说,广西文学数十年来取得的成就,是培养民族作家、继承民族文学传统、努力探索民族文学发展之路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桂军的崛起也是广西民族文学的崛起。而广西民族文学的发展又彰显了文学桂军在中国文学中的特质。

1珍视亮点力求精品

作为广西文坛的旗帜性人物,陆地一生创作颇丰,尤其是创作的壮族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1960年出版后引发全国反响。著名学者李鸿然在《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论》专章评论道:“在国家文学坐标上,其地位和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在全国少数民族文学格局中,广西壮族、瑶族、仫佬族、毛南族、京族等民族的文学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广西的各民族作家意识到,只有突出民族和地域特色,广西文学才可能在全国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文化和地域特质。他们在作品中既表现出中华民族共同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性格的基本特点,又展示了广西世居民族在生活和艺术上的鲜明特色。韦其麟的《百鸟衣》、凡一平的“上岭村系列小说”、黄佩华的桂西北风情小说、蒙飞的壮文原创小说《节日》、红日的《驻村笔记》、陶丽群《母亲的岛》等作品均是如此,典型地体现了独异于其他地方的民族文学的审美特征。

如果把中国文学比作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那么少数民族文学便是汇入大河的重要支流。地处少数民族地区的广西,少数民族作家占据一定分量,仅广西作协的壮族作家就有数百人。广西桂学研究会会长潘琦回忆,广西文学创作在上世纪50年代呈现一段旺盛时期,到上世纪90年代文学桂军“三剑客”又掀热潮,少数民族作家已是广西作家的中坚力量。潘琦认为,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在年轻一代的不断接力下,预计未来5年会出现文学桂军第三梯队,将有更多新生力量助推广西民族文学走向外界。

文学馆的基础是有价值的文学史料。对于创建陆地文学馆而言,抢救散落各地的陆地珍贵资料,是当下最紧迫的任务。记者了解到,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文学研究学术团队为此不懈努力,他们通过电话联系,上门走访陆地亲属及其生前好友等动员捐赠,目前已收集到《瀑布》手稿、陆地各种获奖证书、陆地墨宝及各版本的陆地作品及研究等各种珍贵资料近千件。

进入新时代,广西一批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引起文坛瞩目。陶丽群凭借小说集《母亲的岛》获得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其作品以鲜明的地域特征和细腻独特的人物内心描摹,彰显作家的审美追求。红日先后推出长篇小说《述职报告》《驻村笔记》,受到好评。特别是反映脱贫攻坚、塑造“第一书记”形象的《驻村笔记》,成为国内同类题材中较早推出的优秀作品。其文字中不动声色的幽默诙谐,面对苦难的坚韧和达观,体现出一种民族的共同心理特质。光盘也保持着极佳的写作状态,连续在国内各大刊物发表中短篇作品,2019年7月在《民族文学》头条推出“湘江战役”题材长篇作品《失散》。李约热、杨仕芳、韦晓明、莫俊荣等,也都佳作频出,保持着良好的创作态势。

近年,广西文学经历了从山到海、从纯文学到影视多元化、从短篇到长篇的迈进。中国文联副主席丹增提出,广西作家在一路披荆斩棘的努力中,有3个值得珍视的亮点:一是在文学边缘化的形势下,广西作家队伍仍能保持旺盛的创作力;二是在一些地方作家实力参差不齐的状况下,广西作家能保持很好的整体性;三是在多元化的文学格局下,广西作家能紧跟时代步伐,坚持文学创作的创新性。这些都是少数民族作家应该坚持的方向。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教授罗瑞宁说:“创建陆地文学馆,尤其是陆地资料征集,我们得到陆地亲属以及属下的帮助。陆地亲属陈南南把包括《瀑布》手稿在内陆地先生生前上百件珍贵的资料无偿赠送我们;陆地的学生和属下——潘荣才、凌渡两位先生是广西著名作家,潘荣才写有《陆地传》。我们曾经登门造访两位先生,他们均表态‘有生之年,假如能看到陆地文学馆真正落户陆地故里高校——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校园内,将是广西文学文化的大幸,今生可以无憾矣!’两位先生将他们自己珍藏的全部有关陆地资料都捐给了我们。”

新时代广西的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繁荣,得益于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对文化建设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中国作协贯彻中央要求,对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给予空前投入,连续多年多批次在鲁迅文学院举办少数民族作家培训班,对少数民族青年作家的成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广西各民族作家也是受益者。国家级文学刊物《民族文学》以推出优秀少数民族作家作品、繁荣少数民族文学为己任,不遗余力发现、培养包括广西各民族作家在内的基层少数民族作者,《民族文学》也成为了广西少数民族作家走向全国的最重要园地。广西作协在历次签约中,注意加强对少数民族作家的激励和扶持。良好的文学生态和氛围,极大地调动了广西各民族作家的创作积极性,形成了你追我赶、共同攀登高峰的生动局面。

除了这些方面,还需要“增强民族文化的自信心”。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吴泰昌感慨:“这次有机会到百色采风,完成我多年一个心愿。以前我曾到桂林永福县,那里长寿老人的生活场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广西一直给我一种神奇感,繁华之中很静美。红色文化、生态文化与民族文化一样是珍宝。广西有这么好的文化资源,少数民族作家应该充满信心,沉得住气,越是心静越能潜心创作出好作品。”

自治区党校教授陈学璞曾在2017年写过一篇调研报告,建议建立陆地文学馆。亲历揭牌仪式,他激动地说:“陆地文学馆,除了要纪念这位著名作家以及他出版的一系列精品之外,更主要还是把陆地的文化精神传给我们的下一代,把他的这种革命精神、人文情怀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这个馆,首先主题要鲜明。陆地在抗日烽火燃烧的时候奔赴延安,到了革命圣地经受锻炼,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且在那里考入了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成长为一位革命作家,陆地这种精神信仰很值得我们学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建这个馆,就是要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其次,这个馆不能够纯粹只是摆一些图书,而要营造一种氛围,让人一来到这里,就融入一种激发创作的氛围。这个馆,还可以变成文化产业创意室。”

如上所述,无论从民族作家梯队来看,还是从民族文学与广西文学整体、广西民族文学与全国少数民族文学的比较维度来看,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都是充满活力、特色鲜明的。当然,新时代的广西少数民族文学,也还面临诸多问题和困难,存在不足和短板。如何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冲力和后劲,如何打造和强化自身的特色和优势,这是关系广西民族文学发展的现实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少数民族作家特别是有全国影响的名作家还不够多;直面时代现实、深刻反映民族生存命运和创造实践的优秀作品还较少;长篇小说更是弱项,近30年来一直没有长篇小说获过全国大奖。二是发展不平衡。壮族、瑶族、侗族、仫佬族等民族的文学发展相对繁荣,都有民族文学领军人物;毛南族、苗族、回族、京族、彝族、水族、仡佬族等民族,中青年作家出现断层现象;京族、彝族等世居民族还缺乏本民族作家,多年来没有作品在国家级层面发表或出版。三是个性特色有待强化。相对于广西民族文化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省、自治区的民族文学及区域文学的民族特色和优势而言,广西民族文学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从整体上看还不够明显。壮族作家能够用壮文创作的屈指可数。这不仅表现在民族题材、民族形象、民族主题、民族语言的作品数量减少,而且表现在思想观点、理论批评、价值取向的模糊上。强调民族形式而忽略民族内容,追求现代性而割裂传统,迎合全球化而抛弃本土经验等等。就民族文化与文学创作的关系而言,作品往往有民族文化之“名”而无民族文化之“实”,注重民族形式而轻视民族文化内容,强调民族文化发展而忽略继承等。这就导致了作品中缺少应有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内涵。

“近几年广西文学的一大亮点是长篇小说创作的繁荣。”《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认为,这既是因为各民族作家勤奋、艰苦的创作,也得益于广西党政部门和文联作协组织的大力倡导和扶持。在良好的创作环境下,还需对近几年来的创作进行认真梳理和研究,总结经验,找出弱点。不要满足于数量的繁荣,而要把创作精品作为首要的关切和追求。在创作长篇的同时,也要重视中短篇创作。因为当下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从纯文学阅读来看,中短篇作品的读者更多,需求也更大,而且也同样能展示一个作家的才华和功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