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散文诗,悲观主义的产物

图片 1

  我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逐渐喜欢上这寂静的夜,喜欢这缥缈得看不到另一端的想念。这座喧嚣的城市似乎只有在晚上才能变得不那么浮躁。相信那座城市也是这个样子。

       
她说民谣太穷,一听就是一根烟三瓶酒,而我只有一支烟了还要撑一夜,只剩一点爱了还要过一生。

  不作评论,也不谩骂

在许许多多的,我并不擅长的问题上,我总是头脑不够清醒,找不到正确的答案,即使问题看起来似乎有着再显然不过的答案,我也仍然是选不对。呵呵,于是变得很懒,懒得再去想问题有着什么样的答案。

       
不知何时开始,太多人开始关注民谣,喜欢民谣,民谣好像突然之间成为一种流行,火上了天,被太多人熟知,被传唱于各种大街小巷。

  像个观看故事的过客一般

白天的工作很杂乱,好在常常会有一束美丽的阳光飘落到我视线里不太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现在唱民谣的歌手他们是不是还是很穷,是不是大多时候还是一个人一瓶酒一包烟躲在出租屋里空想感叹人生,是不是依然在午夜的地下通道或是台下没几个人的live
house安静驻场,然后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安静离场。

  终于是将自己置身事外

最近总是在公司留到很晚,处理完工作,其实也只是带着耳机坐在这里听音乐。

       
其实,我不懂民谣,除了被大众所熟知的奉为经典的那些民谣,我甚至分不清楚什么类型的歌曲属于民谣。

  城市的霓虹灯

夜夜夜夜 歌手:齐秦 词 熊天平曲 熊天平
想问天你在那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一开始我聪明结束我聪明
聪明的几乎的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music)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我不愿再放纵
也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我的梦
我不愿再放纵
也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
我的梦

       
以前的我也从来没看民谣live;也是不知道“B哥”就是李志;宋胖子出事的时候,我也没多少感觉;我也不知道鹿先森乐队,万青乐队他们团员都叫什么名字;对于民谣,我只听了一些歌,只知道一些人,这些歌曲背后的故事和唱这些歌的这些人他们的经历我都不知道。

  掩盖了花开时候的色彩

       
所以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民谣爱好者,甚至可以说是一个low到爆的民谣都不算爱好者。可我还是在QQ音乐上有一份民谣歌单,还是喜欢一个人在下雨的阴天或是夏夜的星空亦或是夜晚空荡的公交车上戴上耳机听民谣。一把吉他,一段简单的旋律,一个真挚的嗓音已足够打动我。我不喜欢在人声嘈杂的街头或人潮涌动的广场听民谣,这样太吵。

  一滴雨水滑落

       
我固执的认为民谣是安静的,是温柔的,是缓慢而有力的深入人心的。当然,民谣一定是质朴的,也许还流露着优美的诗意,也许平淡到你我平时的张口便来。但不管是风流蕴藉的歌词还是一望而知的歌词,民谣中都流淌着深情,这份深情中埋藏着满满的感动,而这份感动都来源于你我的平凡生活,或许这就是民谣能打动你我的地方。

  拉开了这方夜的序幕

       
我没去过郑州,不知道郑州冬天的巷子里是不是有飘满煤炉的味道;我没去过扬州,不知道三线的城市两点的时候是不是一样寂寞;我没去过成都,不知道犀安路上的夜是不是满目星辰;我没去过西南交大,不知道在交大的路上能不能等到镜湖月下的重逢;我没去过南京,不知道热河路上有没有各式各样的杂货店和只要五块钱的理发店;也不知道山阴路上八楼的房间有没有日日夜夜的歌声。

  流浪的歌手

       
我没走到过成都玉林路的尽头,我也没在吉姆餐厅喝过酒,我不知道春风能不能吹十里,我说今晚月光那么美,你也没有说是的。

  开始吼起一首不知名的歌

       
我的身边没有董小姐,也没有莉莉安,我不认识麻朵姑娘,也没见过南方姑娘。

  他竭力的投入进感情

       
你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坐地铁也没有经过安河桥北,我不知道桥上有没有抱着盒子的姑娘和擦汗的男人。

  才发觉与周围格格不入

        我是一个很大众的人,所以我最喜欢的三首民谣也是很大众的民谣。

  像个小丑一般的

图片 1

  滑稽却又无奈

    《梵高先生》

  梦想究竟是什么呢

       
第一次听这位歌手的歌曲,是在一个堂哥的车子播放的CD里。有别于其他歌手,李志亲和,腼腆,安静。显然对于一个质朴的民谣歌手来说,他在这种太过喧嚣、太过寒暄的场合显得十分拘谨。虽然我觉得他真的很厉害,可他还是十分谦逊有礼。或许这就是民谣歌手特有的风格吧,含蓄内敛。有别于其他歌曲的华丽,舞台的绚丽,对于李志,一把吉他就够了。他就静静站在那里歌唱,云淡风轻,情丝涟漪,但那首歌早已深入你心,带着那份心疼。后来,我听了蒋敦豪版本的,各有各的味道。我喜欢在下雨天听这首歌,戴上耳机看着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想着心事。三月烟雨飘摇的南方小镇,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坐在空空的咖啡馆,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想念那个爬上桅杆,甩着刚洗完头发的水滴,冲你微笑的少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