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陪伴着思考的表达

海伦纳的“拟陈述”的工具是语言,他的语言能力日渐成熟。他已经形成了诗意化的语言风格,读者在接受他的抒情笔调的同时,能够感觉出一种迷醉的气息,有些忧伤,也有些不安,甚至还有失落和虚幻,而这一切又与书中人物的内在的生命呼吸息息相关。让我们不禁想到文学圈中的一句老话:写作品就是写语言。

而文学接受的最高境界,则是超越摹仿,进行一系列创造性转换,形成独特风格的文学艺术。这一点在沈从文的作品也很好地彰显出来。


啸的寓言诗绝大多数以动植物为主人公来结构故事,当然,这些动植物只是作者用来演绎思想、寄寓教训的手段,最终抒写的还是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如《蜗牛的奖
杯》表面上写的是蜗牛的生理特征,但实际上却是讽刺现实生活中的人因为不能放下既有的荣誉而使自己最终丧失活力。《拉磨的驴》借拉磨的驴虽然走了这么多
的路,/还是啥也不懂。,用来讲学而不思则罔 的道理。《狐假虎威之后》写的是狐狸借老虎的威风吓跑林中百兽之后.变本加厉地向老虎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最终被一只老猴子揭穿后,不得不仓皇逃窜,说
明虚假的东西只能蒙骗一时,而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杨啸创作寓言诗的目的很明确:寓言是一面镜子,在这镜子里面,能照出人间的众生相,能照出大千世
界的千姿百态,既可以用来照别人,也可以用来照自己。他的作品很多取材于传统,但是同前人的作品相比,他的作品更有现实的针对性,揭示了现实生活的
丑恶现象和各种各样的矛盾。

海伦纳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并荣获过内蒙古自治区文学创作“索龙嘎”奖和“五个一工程奖”、内蒙古自治区优秀图书奖,他编剧的电影《草原英雄小姐妹》荣获美国洛杉矶世界民族电影节优秀儿童电影奖。他已经是颇有文学成就的作家了,最近作家出版社又出版了他的最新长篇小说《青色蒙古》,这是内蒙古草原文学重点创作工程中的一部长篇小说。他创作这部长篇小说的时候,并没有沿袭他过去创作长篇小说的旧路子。他知道,如果仍如过去那样写长篇小说,就是轻车熟路再走一遍,就是在以往的几本著作上再加一本。他经过近几年对文学理论的学习以及对过去作品的总结,觉得应该有所突破,走出一条新路,所以这部《青色蒙古》他写的很慢,多次进行重大修改。他从小说理论上思考该怎么写,边思考边写作。

其中,影响论的论述尤为特别。西方历史上,“摹仿”这个传统概念由来已久: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认为诗即是模仿,且是“对自然的模仿”。只不过柏拉图认为诗歌所做的模仿是拙劣的,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做得很好。

杨啸老师1936年生于河北冀中,11岁就投身革命。1957年他志愿到内蒙古支援边疆建设,曾任内蒙古自治区文联副主席,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他被内蒙古文坛称为三多作家:写的作品数量最多;获得的各种文学奖项最多;作品被译成外语和少数民族文字最多。

当我们阅读出海伦纳用拟陈述的叙述方式表达出的“语言的意味”,海伦纳的文学变革成功了!

试举一二例:《雅歌》被誉为“歌中之歌”。其艺术特点是借助丰富绚烂的意象大胆热烈地倾吐心中所爱。如新娘在形容她的良人时,把他视作一棵“凤仙花”、“苹果树”、“我的良人好像羚羊,或像小鹿”
;新郎在夸赞自己的新妇时,也用了一系列纯洁美好的意象形容书密拉女:“百合”、“小鹿”、“鸽子”、“石榴”等。

李悦

海伦纳以往的长篇小说都是叙述一个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从而表达出一个有教育意义的主题。这次海伦纳从文学理论的深度出发,悟出文学艺术也和其它艺术一样,应该有一个标志物,用来给读者一种暗示。他在书中的表面标志物是男女之间的爱情,例如乌云珊丹和仁钦喇嘛的爱情,例如纳钦和索龙高娃的爱情。如果把这些爱情故事写实了,写成实在的陈述,那这本书就是一个草原上的爱情故事,或传奇或平庸,或赞美或悯惜。好在海伦纳思考得很明白,通篇运用了拟陈述,好像在陈述什么,但又不是实打实的陈述,就是说它是个无指谓的陈述。《红楼梦》运用的就是拟陈述,所以作者讲的远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讲的是人的存在真相。海伦纳落笔从很具体的人生体验出发,然后有意不断扬弃它的具体性,使这些得来的体验从具体升华到纯粹,最终成为感受、情感的状态,超越具体经验的具体性和时空限制性。这些纯粹经验诉诸语言,成为一个外观,虚化为“空白”。读者受到这些情感状态的感染,和它发生共鸣,并且用个人具体的感受和体验去补充它,让它充实起来,“空白”不再是虚空,构成了对作品的理解。读者看到海伦纳这些爱情故事和与马头琴有关的故事,能够得到一种暗示,这种暗示是技巧性引导,读者从中能领悟到生存环境对人的重要,在国家统一、社会安宁、民族团结的背景下,每个民族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海伦纳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去表现英雄主义,虽然这样的主题是蒙古族史诗的常用主题。但是海伦纳有意超越了它,而是写出普通牧民的心灵史,在一部去英雄化的作品中,表现出普通人的精神追求。

此书大抵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导论,重点梳理“理论”的前史及其兴起。除了给文学下定义,还提出了诸多历来困扰人的问题:什么产生了文学?文学的效果是什么?什么是作者?文学权威的本质是什么?而为了解决阅读是怎样完成的问题,自然而然需要讨论阐释学。

近日,我区著名老作家杨啸的文集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这是内蒙古文坛的重要收获,也是草原文化的重要收获,可喜可贺!

在论述“影响论”这一章节中,《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也举了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作为例子,这本“天书”并不是“无根之作”,它的根便是《奥德赛》。不过它并非简单地摹仿,而是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原作中的英雄观,对近代社会的日常生活做了毫无英雄气质的记述。这种消解崇高,回归现世平凡的特点在中国当代的后朦胧诗中也可窥知一二。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创作的主要精力由写儿童小说转向了写诗体寓言故事。1997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幽默寓言故事精选》,该书
获第二届中国寓言文学评奖一等奖;2003年又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同时出版了《幽默寓言故事》和《谜语寓言故事》两书。前者又获得中国第三届寓言文学评
奖一等奖。

因此,阅读和写作是分不开的,读者可以变成作者,作者也可以变成读者。记得一个作家谈过创作,自己最开始是写剧情,第二遍是细写文本,第三遍会将自己置身于读者的角度去推敲自己的文本。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文本写作结束,用读者的眼光去看自己的文本,用上述的阅读方法去做文本的阐释。

杨啸老师于1955年开始文学创作,他文革前的作品大多取材于他的故乡河北冀中平原,其后的作品则多取材于他的第二故乡内蒙古草原,有着浓郁的蒙古族草原特
色。1964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儿童短篇小说集《小山子的故事》和《荷花满淀》。这两本儿童系列短篇小说集都是以他家乡冀中平原为背景。杨
啸从小生长在农村,对家乡的风土人情和童年生活怀有深厚的感情,而引他走上文艺道路的便是家乡的民间曲艺和传统小说。他难以忘怀童年的生活:逮家雀、抓蚂
蚱、守瓜棚、掏田鼠,这些情趣盎然的画面,增添了杨啸儿童小说的乡土气息和儿童情趣。作家在《小山子的故事》一书中,塑造了小山子这个有鲜明性格特征
的人物形象,对六十年代中国北方农村儿童心理有着真切的把握。这本书1980年获全国第二届儿童文学创作奖;1981年获内蒙古自治区文学评奖一等
奖;2007年1月作为《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之一,由湖北少
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近日即将再版。

而《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则是将口语化和理论化这两大特征展现地淋漓尽致。口语化是因为作者弗莱2009年在耶鲁大学开设了一门“文学300”的课程,被录制成公开课后受到文学爱好者的追捧,遂成此书。

《杨啸文集》24卷,900万字,收录了杨啸老师半个多世纪创作的文学作品,有小说、诗歌、散文、文论、剧本、童话、书信等。

这些带有浓郁的古代西亚地区特色的意象组合,勾勒出靓丽的新娘和俊美的新郎,也将男女间的真挚爱情描绘地鲜活灵动。沈从文借鉴了《雅歌》中奇特瑰丽的意象,借此来塑造人物与抒发情感,作品中最常见的便有“百合”、“白鹿”、“狮子”、“羊”等植物或动物。

喜读《杨啸文集》

接下来的三部分弗莱从形式、心理和社会方面展开探讨。与其说这是一本探讨理论的著作,不如说其中渗透了西方文化和哲学的发展史。从俄国形式主义到符号学、语言学,再到结构主义。随后从形式和语言方面过渡到心理学侧面,从弗洛伊德,影响论到后现代主义。最后一部分则是偏向于讨论社会与文化方面。


创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儿童长篇小说《鹰的传奇三部曲》,于1984年1986年由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第一部《觉醒的草原》,1984年获内蒙古
自治区首届索龙嘎文学评奖一等奖;1987年整个三部曲获内蒙古自治区第二届索龙嘎文学
评奖一等奖;1993年1月,该三部曲又获以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的名字命名的儿童文学大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并获内蒙古自治区第四届索龙嘎文
学评奖荣誉奖;该三部曲全部翻译成蒙文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称:杨啸的《鹰的传奇三部曲》:《觉醒的草原》、《深山
的依恋》、《愤怒的旋风》,开启了儿童长篇小说系列的先河,并以浓厚的草原文化气息、传奇的故事情节、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受到读者欢迎。根据该书蒙
文版改编的二千多幅连环画,在蒙文儿童半月刊《花蕾》杂志上连载了三年,从而在蒙文小读者中,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就是对于小说文本的阐释,对于其他文本来说也是一样。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创作了儿童长篇小说《红雨》。该书于1973年5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二百余万册。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朝鲜文、蒙古
文、维吾尔文等多种文字:由著名导演崔嵬执导,拍成电影,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影响。这是作者继《小山子的故事》之后的又一部代表作。这部作品,虽然产生在那
样的年代,但是,作者并没有按照当时的模式去写什么走资派和向走资派权,也没有按照三突出的框子,把小主人公写成比所有人都高明的神童,
而是写了一个带有几分稚气的农村少年,在老一辈培养教育下的成长。作为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少年赤脚医生,和一个图财害人、搞迷信活动的巫医的斗争。
这样的题材,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1979年法文译本在巴黎出版的时候,著名英籍女作家韩素音为该书写了序言,对红雨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写作需要激情,同样也需要理论支撑。就我自身来讲,开始第一二部小说创作,源自激情,书中的人物在心中已经形成,剩下的就是落笔,将他们呈现出来。可随后的创作过程中,因为想创作出让人喜欢的作品,我就陷入了迷茫期。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朋友推荐了罗伯特·麦基的《故事》,后来又有朋友推荐《畅销书写作技巧》。

即从原先单一地摹仿自然到后来摹仿自然与摹仿艺术,也就是摹仿人和历史事件与摹仿语言同时并行。这是理论上的一大突破和转变。

那么,《耶鲁大学公开课 :
文学理论》究竟是怎样一本书?诚然,书名已经点明了,这是耶鲁大学公开课,讲课的人也就是本书的作者保罗·H.弗莱。

2、《文学理论》与写作

直到遇见《耶鲁大学公开课 :
文学理论》这本书,我才渐渐明白,原来自己阅读的某些方法与其中介绍的不谋而合,当然也有一些我并不知道。至于写作,虽然写作有四年光景,自己也研究出一些适合自己的方法,但还是太过浅薄。

《雅歌》中互诉爱情的男女,是所罗门与书密拉女。所罗门王俊美华贵,智慧超群的形象在沈从文作品屡屡显现,他们仿佛是所罗门王另一种外化的生命形式,凝集着智慧和爱欲诞生了。和所罗门相对应的,是在“耶路撒冷的女子们”中美貌与德行并存的书密拉女,这类女性在沈从文笔下更是“花团锦簇”,他热烈地赞美他心目中如书密拉女一般的女神,创造出一大批“书密拉女”系列的人物。

文学的深层次阅读不止步于获得心灵的愉悦,在理论的基础上进行鉴赏,你会有另一种视野和体悟,从而获得更为深刻的阅读体验。不是朦胧地感应到这本书写得不错,而是运用理论这本利器对其进行肢解咀嚼。

当你积累了丰富的感性认知,这时就需要提高自己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能力,从逻辑层面把你所积累的东西串起来,这就涉及到理论。理论对被思考对象进行总结,研究根本性的问题。

对比研究中国的文学理论,和西方“影响论”相类似的可以说是“文学接受”。其中涉及一系列的接受过程,包括期待视野、接受动机、接受心境等等。进一步发展,便会出现还原与变异,正解与误解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