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大任古诗,入摄山访栖霞寺慧光上人原文

过潘少承山居

明代:欧大任

欧大任(1516-1596)字桢伯,号仑山。因曾任卢布尔雅这工部虞衡都督,别名欧虞部。福建彭城陈村人。他“博涉经史,工古文辞诗赋”,并喜体育运动,长于踢球、击剑。13岁时,督学曾集中十郡的优等生会考,他三试皆列第一,名噪诸生。他和梁有誉、黎民表、梁绍震等人是不行和睦的同班,在著名学者黄佐门下读书,很有得益。无可奈何文运糟糕,六次乡试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四十七岁的欧大任才一举成名,以岁贡生产资料格,试于大廷,考官展卷观看,惊讶其为一代之才,特荐御览,列为第一。由是海内无不知欧大任,名声远播。

欧大任

消渴难乘兴,空斋独闭关。最思光禄酒,一望井冈山。客劝袁丝饮,人歌山简还。不知何人戏剧,噀雨到人世。——古时候·欧大任《病中顾汝所招饮不赴闻是光阴与先归鲁望吐酒有污茵之句因以戏之》

病中顾汝所招饮不赴闻是生活与先归鲁望吐酒有污茵之句因以戏之

凭高级中学一年级望散忧忡,摇落山川恨不穷。十里松门同谢客,四年江夏识黄童。天寒远树投归鸟,日落残霞没断鸿。烽火于今归未得,钓船多在五湖东。——明清·欧大任《同曹幼兴潘启纯海楼登望》

同曹幼兴潘启纯海楼登望

生计由来薄,军械日转愁。乡书经岁绝,客泪曾几何时收。星暗藏宫剑,霜凋季子裘。老亲衣线在,艰苦事防秋。——隋唐·欧大任《十一月首度都下值防虏甚急感怀寄诸弟五首
其三》

春天初度都下值防虏甚急感怀寄诸弟五首 其三

明代:欧大任

生计由来薄,军器日转愁。乡书经岁绝,客泪哪一天收。

星暗藏宫剑,霜凋季子裘。老亲衣线在,困苦事防秋。

1

入岳麓山访栖霞寺慧光上人

明代:欧大任

欧大任(1516-1596)字桢伯,号仑山。因曾任德班工部虞衡少保,小名欧虞部。辽宁交州陈村人。他“博涉经史,工古文辞诗赋”,并喜体育运动,擅长踢球、击剑。十四岁时,督学曾聚集十郡的优等生会考,他三试皆列第一,名噪诸生。他和梁有誉、黎民表、梁绍震等人是极其投机的校友,在名牌学者黄佐门下读书,很有得益。无可奈何文运糟糕,肆遍乡试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伍九周岁的欧大任才一举成名,以岁贡生产资料格,试于大廷,考官展卷观察,惊讶其为一代之才,特荐御览,列为第一。由是海内无不知欧大任,名声远播。

欧大任

歙下看灯忆尔觞,闻君正阳客江阳。九枝影里今犹梦,五色毫中尽放光。朝罢懒随高晚上的集会,别来羞逐少年场。薛公何处堪藏市,犹向明时老卖浆。——明代·欧大任《答吴虎臣寿春上元见寄》

答吴虎臣顺德小初春见寄

高阁月中朗,他乡酒易酣。今宵同作客,不记是江南。——明朝·欧大任《宋大学生邀饮凭虚阁玩月》

宋学士邀饮凭虚阁玩月

名山远在粤云边,使者能来访洞天。洒盖飞流冲涧石,褰帷高树入岩烟。钱唐客是姚翁仲,关内侯今葛稚川。绝峤纵非函谷路,已看真气满櫜鞬。——南梁·欧大任《同郭学宪舜举叶太师化甫游罗浮》

同郭学宪舜举叶尚书化甫游罗浮

明代:欧大任

名山远在粤云边,使者能来访洞天。洒盖飞流冲涧石,褰帷高树入岩烟。

钱唐客是姚翁仲,关内侯今葛稚川。绝峤纵非函谷路,已看真气满櫜鞬。

1

刘仲修园赏鹿韭苏以时袁景从李袭美同赋花字得十韵

明代:欧大任

欧大任(1516-1596)字桢伯,号仑山。因曾任拉脱维亚里加工部虞衡御史,小名欧虞部。湖北交州陈村人。他“博涉经史,工古文辞诗赋”,并喜体育运动,擅长踢球、击剑。11周岁时,督学曾集中十郡的优等生会考,他三试皆列第一,名噪诸生。他和梁有誉、黎民表、梁绍震等人是那多少个协调的同班,在有名专家黄佐门下读书,很有得益。无助文运不好,五次乡试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47虚岁的欧大任才一举成名,以岁贡生产资料格,试于大廷,考官展卷观看,感叹其为一代之才,特荐御览,列为第一。由是海内无不知欧大任,名声远播。

欧大任

典客看君凤墀步,金门簉笔者鹓班羽。当日亲劳细柳军,小臣待奏长杨赋。邀赏常因微咏来,爱君词伯有绳度。世庙遗弓不可攀,昭陵新主忽已袝。嗟予远作江都传,兴公亦向天台去。逢处搴舟淮海秋,谈时闻笛山阳暮。飘零容鬓已如此,再入长安又有的时候。共欢日月瞻清朗,尚惜骅骝在路岐。感今念昔嗟交态,昔者近侍今何卑。广文馆近主簿舍,能与郑老同襟期。赤县屯厅几操笔,方城别乘新持檄。郡引舞阳商阪通,山开桐柏河流出。手板犹称趋府人,佩刀稍异泥涂日。君家奕叶盛辉光,忠烈文恪庆泽长。先公尚玺扈阁老,诸弟西台湾游客部郎。不羞升斗淹墨绶,独以经术传青箱。中原坐啸推治状,借尔画诺能循良。均田碑在租猺簿,行春疋马千家郭。光武祠前泉欲飞,廷尉坟边枣堪剥。治农方诵使者诗,寄兄多和平原著。故人西望裕州书,却忆风流谢春风得意。——秦朝·欧大任《金门引送孙判官之裕州》

金门引送孙判官之裕州

暂停湘水木兰舟,高会招携足胜游。千里山川饶故国,十年风土忆并州。——北魏·欧必元《立秋前二17日刘使君招饮浔郡城南楼
其一》

秋分前二16日刘使君招饮浔郡城南楼 其一

晨登广武山,萧萧古战地。徘徊京洛间,日落盻荥阳。秦鹿昔奔走,中原共翱翔。项王气扛鼎,叱咤重瞳光。江东提8000,独伯诸侯王。沛中神农子,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约三章。烧栈定咸秦,蜀租给军粮。成皋跳玉门,引兵食敖仓。相与临广武,鸿沟竟分疆。追击过固陵,雌雄颇低昂。垓下楚歌声,骓逝虞亦亡。汉业定关中,乃公留未央。千年系马树,此地悲风长。君不见沛公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秦婴走,东井煌煌五星守。蛇分云聚徵灵久,新城遮说兵缟首。东江不渡马童来,亚父何劳撞玉斗。——西汉·欧大任《广武吟》

广武吟

明代:欧大任

晨登广武山,萧萧古战场。徘徊京洛间,日落盻荥阳。

秦鹿昔奔走,中原共翱翔。项王气扛鼎,叱咤重瞳光。

江东提7000,独伯诸侯王。沛中赤帝子,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约三章。

烧栈定咸秦,蜀租给军粮。成皋跳玉门,引兵食敖仓。

相与临广武,鸿沟竟分疆。追击过固陵,雌雄颇低昂。

垓下楚歌声,骓逝虞亦亡。汉业定关中,乃公留未央。

千年系马树,此地悲风长。君不见沛公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秦婴走,东井煌煌五星守。

蛇分云聚徵灵久,新城遮说兵缟首。图们江不渡马童来,亚父何劳撞玉斗。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