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破庙,徐章垿诗集

  我独身藏躲在破庙;

悲天悯人的面孔下

在冷月中照出我的脸

  血红的太阳,满天照耀,

我低头

我的生活了

  豁喇喇林叶树根苗,

活在一座破庙!

同太平洋彼岸上为一个奴隶民族解脱了枷锁的圣人心中

  只听得骇人的怪叫,

原来也是个神道

远望天边无数的欢愉的梦想

  好容易雨收了,雷休了,

电光去了,霹雳又到,

寂寞的路上的孤庙里的羊铃

  慌张的急雨将我

恶者不一定是鬼妖

在天涯路灯间的时候

  千万条的金剪金蛇,

逼着我踏入破庙

一般的美丽如像是一个潜行的疯汉

  忘记了我现在的破庙;

我又撞见一个神道,

想象他建筑的天堂

  照出我身旁神龛里

红瓦黄檐

现出更美丽的歌

  电光火把似的照耀。

细细一看,那杵上

我的短笛冥合着远远古寺暮钟凄散的寒风

  雷雨越发来得大了:

还是一个仙风道骨的鬼妖。

寂寂的墓中人的心像是冷漠的大野

  飞入阴森森的破庙,

还有血,滴落。

到所想的夫子门外建筑的桥

  一个青面狞笑的神道,

是沾满血迹的双脚

涌现了无量数生命的磁石烛照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