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读书随记

图片 1

  你素来有两个习惯:一是到别人家里,进了屋子,脱了大衣,却留着丝围巾;二是常常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或是裤袋里。这两件都不合西洋的礼貌。围巾必须和大衣一同脱在衣帽间,不穿大衣时,也要除去围巾,手插在上衣袋里比插在裤袋里更无礼貌,切忌切忌!何况还要使衣服走样,你所来往的圈子特别是有教育的圈子,一举一动务须特别留意。对客气的人,或是师长,或是老年人,说话时手要垂直,人要立直。你这种规矩成了习惯,一辈子都有好处。

这本书有太多可以写的地方了,但是我的精力有限。对其中的有价值的摘抄暂时做一个整理。

图片 1

  在饭桌上,两手不拿刀叉时,也要平放在桌面上,不能放在桌下,搁在自己腿上或膝盖上。你只要留心别的有教养的青年就可知道。刀叉尤其不要掉在盘下,叮叮当当的!

关于时间工作:

 A Father’s love lasts a lifetime

  出台行礼或谢幕,面部表情要温和,切勿像过去那样太严肃。这与群众情绪大有关系,应及时注意。只要不急,心里放平静些,表情自然会和缓。

1、不能充分掌握时间与区别事情的轻重缓急,你的一切都会打折扣。

这本书是我花了一周多的时间看完的,也是最近看书看的最久的一本。并不是内容深奥难解,而是跟当下时代比照,令人泪流满面。对比傅雷夫妇的结局,更添伤感。

2、要不工作,就痛痛快快的休息,切勿拖拖拉拉在日常琐碎之事上浪费光阴

前日与朋友探讨这本书,他说他床头也有一本,但是读了一半之后再也读不下去了,我问他原因,是因为没有时间吗,他说不是,是害怕读下去更激起自己想家的念头。出版的序言中说明,三十五年间市面上的名人家书刊行不绝,长销不衰的只有两种:一是《曾国藩家书》,另外就是《傅雷家书》。前者我没有读过,后者读完却让人唏嘘感叹。

3 、对实际事物多注意些,应办的即办,切勿懒洋洋的拖宕

网上的评论大部分都是批评傅雷这种“介入式”的教育方法的,在我看来其实也是有失偏颇的。一是关于教育方式,从来都没有对错与否,只有是否合适的问题;二是,关于每家的家风和家教背景,也从来没有规定哪一家的家风能够培养或者断送一个天才,后天的环境真的很重要。私以为年轻人,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有一位亦父亦友的人在旁给予指导,和他谈论做如何做人,谈论音乐艺术,谈美学,谈家庭,谈人生感悟……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4、(写总结时)不要一次写完,一次写必有遗漏,一定要分几次写

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命延续的更精彩,加之傅雷自身的性格,对傅聪的抱有的期望和拳拳的爱子之心在家书里处处得以流露。说傅雷虚荣心太甚,欲望太高,把傅聪发展成自己人生的成就感的工具,多半有点望文生义,我猜测他们必然还没有体验过身为孩子父母渴望孩子成就高于自己的那种心情。

5、一个人要做一件事,事前必须考虑周详。尤其是想改弦易辙,丢开老路,换走新路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理智做一个天平,把老路与新路放在两个盘里很精密的称过

即便是对照看近代的家书,如龙应台先生的《亲爱的安德烈》,也不会让我们妄下断语,得出这样的结论。事实上,傅雷自己也不断在家书中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说自己的教育方式严格,非常刻板且很专制,甚至引用“有些罪只能补赎,不能洗刷”这样的话,在信中也表达了自己的致歉与忏悔。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作为父母由于自己的阅历和经历,他们总能站的比孩子高一些的地方,看到子女看不到的问题。比如,傅雷在信中经常给傅聪提出让他不要过于沉迷于音乐,经常劝他抽空出去一下,给自己放三五天假,劳逸调剂的恰当并不会损害他的音乐技术。但是傅聪少有听进去的时候,我想这也是70年代傅聪和弥拉“和平“分手的原因之一,傅聪自己的解释是“因东、西方人秉性差异太大”,但这和他辛勤地练琴,忙于演出,使弥拉感到孤独也不无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