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祖道一悟道故事,9个精选禅宗故事

图片 7

图片 1

图片 2

马祖道一悟道故事:磨砖作镜子


图片 3

马祖道一禅师(图片来源:资料图)

马祖道一四川成都人,俗姓马,在佛教僧侣中,以俗姓称祖的,可能就是他了。马祖十二岁出家当了和尚,后来到南岳拜怀让为师。

一天,怀让看马祖整天呆呆地坐在那里参禅,于是便见机施教,问:“你整天在这里坐禅,图个什么?”马祖说:“我想成佛。”怀让就拿起一块砖,在马祖附近的石头上磨了起来。马祖不解地问:“师父,您磨砖作什么呀?”怀让:“我磨砖作镜子啊。”马祖:磨砖怎么能作镜子呢?怀让:“磨砖不能作镜子,那么坐禅又怎么能成佛呢?”马祖:“那要怎么样才能成佛呢?”怀让:“这道理就好比有人驾车,如果车子不走了,你是打车呢?还是打牛!”马祖无法回答。怀让又说:“你是学坐禅,还是学坐佛?如果学坐禅,禅并不在于坐卧。如果是学坐佛,佛并没有一定的形状。对于变化不定的事物不应该有所取舍,你如果学坐佛,就是扼杀了佛,如果你执着于坐相,就是背道而行。”

马祖听了怀让的启示教诲,就好象饮了醍醐一样清醒。从此,马祖才真正悟了道,便跟随怀让整整十年。马祖离别怀让后,便到江西去作方丈,在怀让的六位入室弟子当中,只有他得到了心传。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图片 4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一、放下

农药助手一个可以免费查询农药信息的微信公众号,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nongyao188”即可

两位禅者走在一条泥泞的道路。走到一处浅滩时,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在那里踯躅不前。由于她穿着丝绸的罗裾,使她无法跨步走过浅滩。

..一、放下

“来吧!小姑娘,我背你过去。”师兄说罢,把少女背了起来。

两位禅者走在一条泥泞的道路。走到一处浅滩时,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在那里踯躅不前。由于她穿着丝绸的罗裾,使她无法跨步走过浅滩。

过了浅滩,他把小姑娘放下,然后和师弟继续前进。

“来吧!小姑娘,我背你过去。”师兄说罢,把少女背了起来。

师弟跟在师兄后面,一路上心里不悦,但他默不作声。晚上,住到寺院里后,他忍不住了,对师兄说:“我们出家人要守戒律,不能亲近女色,你今天为什么要背那个女人过河呢?”

过了浅滩,他把小姑娘放下,然后和师弟继续前进。

“呀!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呀!我早就把她放下了,你到现在还挂在心上?”

师弟跟在师兄后面,一路上心里不悦,但他默不作声。晚上,住到寺院里后,他忍不住了,对师兄说:“我们出家人要守戒律,不能亲近女色,你今天为什么要背那个女人过河呢?”

图片 5

“呀!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呀!我早就把她放下了,你到现在还挂在心上?”

二、还要我放下什么

..二、还要我放下什么

唐代,严阳尊者问赵州禅师:“一物不将来时如何?”

唐代,严阳尊者问赵州禅师:“一物不将来时如何?”

——大意是:在禅修的道路上,我抛弃了一切,下一步怎么做?

——大意是:在禅修的道路上,我抛弃了一切,下一步怎么做?

赵州禅师答:“放下吧。”

赵州禅师答:“放下吧。”

严阳尊者说,已经两手空空,还要我“放下”什么?

严阳尊者说,已经两手空空,还要我“放下”什么?

赵州禅师指示他:“放不下,那就把它挑起来!”

赵州禅师指示他:“放不下,那就把它挑起来!”

严阳尊者听到这里,忽然有所领悟。

严阳尊者听到这里,忽然有所领悟。

图片 6

..三、洗钵去

三、洗钵去

唐代时,有参学禅法的僧人不远千里,来到河北赵州观音院。早饭后,他来到赵州禅师身前,向他请教,“禅师,我刚刚开始寺院生活,请您指导我什么是禅?”

唐代时,有参学禅法的僧人不远千里,来到河北赵州观音院。早饭后,他来到赵州禅师身前,向他请教,“禅师,我刚刚开始寺院生活,请您指导我什么是禅?”

赵州问:“你吃粥了吗?”

赵州问:“你吃粥了吗?”

僧人答:“吃粥了。”

僧人答:“吃粥了。”

赵州说:“那就洗钵去吧!”

赵州说:“那就洗钵去吧!”

在赵州禅师话语之中,这位僧人有所省悟。

在赵州禅师话语之中,这位僧人有所省悟。

赵州的“洗钵去”,指示参禅者要用心体会禅法的奥妙处,必须不离日常生活。这些日常的喝茶吃饭,与禅宗的精神没有丝毫的背离。

赵州的“洗钵去”,指示参禅者要用心体会禅法的奥妙处,必须不离日常生活。这些日常的喝茶吃饭,与禅宗的精神没有丝毫的背离。

..四、一切都在

图片 7

有好多天,一休和尚独坐参禅,默然不语。师父看出其中玄机,微笑着领他走出寺门。寺外,一片大好的春光。放眼望去,天地间弥漫着清新的空气,半绿的草芽,斜飞的小鸟,动情的小河……

四、一切都在

一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偷窥师父,师父正在安祥打坐于半山坡上。

有好多天,一休和尚独坐参禅,默然不语。师父看出其中玄机,微笑着领他走出寺门。寺外,一片大好的春光。放眼望去,天地间弥漫着清新的空气,半绿的草芽,斜飞的小鸟,动情的小河……

一休有些纳闷,不知师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偷窥师父,师父正在安祥打坐于半山坡上。

过了一个下午,师父起身,没说一句话,打个手势,他把一休领回寺内。

一休有些纳闷,不知师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刚入寺门,师父突然跨前一步,轻掩两扇木门,把一休关在寺外。

过了一个下午,师父起身,没说一句话,打个手势,他把一休领回寺内。

一休不明白师父的旨意,独坐门外,思悟师父的意思。

刚入寺门,师父突然跨前一步,轻掩两扇木门,把一休关在寺外。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雾气笼罩了四周的山冈,树林、小溪、连鸟语水声也不再明晰。

一休不明白师父的旨意,独坐门外,思悟师父的意思。

这时,师父在寺内朗声叫一休的名字。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雾气笼罩了四周的山冈,树林、小溪、连鸟语水声也不再明晰。

一休推开寺门,走了进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